货币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88页
作者:杨娟 时间:2020-08-22 19:19 浏览(149)
事实上,许多知名学者对货币超发问题的公开批评一直不绝于耳。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说:“现在通货膨胀,是货币超发的效应正在物价上表现出来。”[70]《人民日报》曾刊发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周其仁的观点:通胀是流通中的货币相对于生产供给增长过多。货币超发才是通胀根源。高物价背后总有钱多的影子。无论如何,离开了钱多的推动,不可能有高物价。钱多为源,才生出高价之水;钱多为本,才长出通胀之木。因此,如果仅仅大力

事实上,许多知名学者对货币超发问题的公开批评一直不绝于耳。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说:“现在通货膨胀,是货币超发的效应正在物价上表现出来。

”[70]《人民日报》曾刊发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周其仁的观点:通胀是流通中的货币相对于生产供给增长过多。

货币超发才是通胀根源。

高物价背后总有钱多的影子。

无论如何,离开了钱多的推动,不可能有高物价。

钱多为源,才生出高价之水;钱多为本,才长出通胀之木。

因此,如果仅仅大力打压高价,抑制通胀就难以期望取得好效果。

[71]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也指出:“过去那么多年出现货币超发的情况,存在央行调控不到位的问题。

”[72]而早在2010年,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就指出:“改革开放的30年里,大型的通货膨胀出现了两次,其共同特点就是货币的超量发行、经济过热和农业减产。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也强调:“我国货币存量已超过10万亿美元,居全球首位,货币存量与gdp的比重达到200%。

货币供应量超速势必会带来潜在的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应对超发货币,周其仁教授给出的对策是:应当动员更多的资源进入市场(如增加供不应求的优质的教育与医疗服务的供给),以消化源源不断超发的货币;或减慢市场化改革的步伐,但必须严格控制货币的超发。

这两个对策都有可取之处,而最糟糕的组合则是既听任货币被动超发,又在市场化改革方面畏首畏尾、裹足不前。

[73]遗憾的是,海量投放的货币,大部分并未流入实体经济。

2008年10月,随着次贷危机向全球蔓延,中国央行骤然加大了货币投放力度。

这是继2003年之后,信贷大投放的第二个阶段,而且比第一阶段更为凶猛。

下图(见59页)为2008年10月到2009年6月新增信贷与同比增长。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