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988页
作者:毛春浩 时间:2020-08-24 13:28 浏览(849)
第37章 大动荡大变革:2023~2034(下)第一节 动荡之地在2016~2022年的周期里,中东[1]没有单独列出来写,并不是中东不重要,而是中东地区的一些重要焦点国,如叙利亚、伊朗等的相关分析,已经散落在其他章节里。笔者认为,促使叙利亚和伊朗政权向符合美国利益诉求的方向更迭,是美国大战略上必走的棋。而中东产油国主要是在美国的势力范围之内,其变数并不太大。但在大变革时代,中东绝不能被忽略——它

第37章 大动荡大变革:2023~2034(下)

第一节 动荡之地在2016~2022年的周期里,中东[1]没有单独列出来写,并不是中东不重要,而是中东地区的一些重要焦点国,如叙利亚、伊朗等的相关分析,已经散落在其他章节里。

笔者认为,促使叙利亚和伊朗政权向符合美国利益诉求的方向更迭,是美国大战略上必走的棋。

而中东产油国主要是在美国的势力范围之内,其变数并不太大。

但在大变革时代,中东绝不能被忽略——它强大的能源地位依然深刻地影响着未来的趋势变化——谁掌握了中东,谁就卡住了世界的脖子。

[2]中东的地位不可取代。

在伊拉克钻一口新油井只需要几十万美元,而在墨西哥湾或北极近海,则需要至少5000万美元。

[3]中东在石油方面的局势优势,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继续保持。

那么,美国对中东如何定位呢?美国的外交政策是“近交远攻”。

冷战后,美国在其后院拉美地区采取了容忍与克制的态度,既包括对近在咫尺的古巴社会主义政权的忍耐,也包括对委内瑞拉等国左翼势力上台的克制,并没有采取武力去改变反美国家或者“民主滞后”国家的意图。

此为“近交”。

美国对远方的敌人实行严厉打击的政策,但美国的“远攻”需要一个战略支点,而连接东西方最关键的支点便是中东。

[4]中东的重要意义,不仅仅体现在它的石油储量上,更体现在它是战略性道路上的桥梁、石油输送通道、航线命脉和管道网络上。

[5]在中东,美国以沙特阿拉伯为起点,与各产油国建立起了密切而稳定的关系,实现自己在该地区的利益最大化。

最擅长走平衡的美国,也一直扶持阿拉伯的劲敌以色列,让两者互相牵制、制衡,同时都有求于美国,让美国得以坐收渔翁之利。

美国在中东的政策自小布什时代开始,发生了重大变化。

此前,美国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考虑,支持中东的独裁政府(不仅在中东,在其他地区亦如此),压制民众对民主自由的诉求。

但是,美国渐渐发现,这种强压的做法容易使执政者变得腐败,更容易激起仇恨,为恐怖主义的扩张提供肥沃的土壤——事实上,经济增长停滞和政府腐败等因素,始终是伊斯兰极端势力发展的推动力量。

有意思的是,美国有研究者指出,这种情况与石油美元密切相关。

石油美元不仅导致经济缺乏多样性,而且通常还排斥言论自由、法治以及民主制度。

[6]美国当然不可能从这一点上反省。

但它也越来越清楚,中东这种以权威为基础的稳定是虚幻的、无法维持的。

而且,美国政府发现支持独裁政权的做法,也不利于美国对自己所推崇的价值观的传播。

美国一直认为,支持发展民主是一个原则性问题,因为实现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是普适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