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664页
作者:童先生 时间:2020-08-24 16:25 浏览(657)
必须指出的是,“去美元化”并非始于今天。2009年3月,当美国推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后,一股要求改革国际储备货币体系、打破美元霸权的浪潮就开始兴起。2009年5月18日,时任巴西总统的卢拉(第40任巴西总统,2003~2010年在任)访问中国时,与中国领导人就互换货币、启用本国货币而非美元进行双边贸易结算达成了一致。同年7月6日中国正式启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7月10日,时任法国总统的萨科齐(

必须指出的是,“去美元化”并非始于今天。

2009年3月,当美国推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后,一股要求改革国际储备货币体系、打破美元霸权的浪潮就开始兴起。

2009年5月18日,时任巴西总统的卢拉(第40任巴西总统,2003~2010年在任)访问中国时,与中国领导人就互换货币、启用本国货币而非美元进行双边贸易结算达成了一致。

同年7月6日中国正式启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

7月10日,时任法国总统的萨科齐(2007~2012年担任法国总统)说:“我们不能抓住单一货币不放。

我们实行的仍然是1945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那一套……毫不避讳,六十年后我们不得不问:一个政治多极化的世界,难道经济上不应该相应实行货币多元化吗?”[91]显然,其他国家“去美元化”的风险,美国早就看到了。

中国等经济体随着经济衰退的持续,购买美债能力也将下降,从而导致中美恐怖平衡走向终结(这相当于不再“帮助”美国投放基础货币,也有助于美元走强)。

这一结果,美国同样看到了。

这也正是美国加速推进“金融杀”大战略,以打造金融大帝国的根本原因。

还必须指出的是,随着具有民粹色彩的“茶党”在美国政坛的影响力上升,有可能促使美国相关政策和全球化大战略变得更为激进。

问题是:美国想实施全球优质资源大收购战略,就必须以其他经济体的大危机为前提,那么美国能够如愿以偿吗?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也是我们接下来要重点分析的内容。

注释[1]这个周期比笔者此前的预计要长,延长了5年左右,笔者经过运用多重因素的推导,最终做了这个大胆的修正。

[2]这对笔者在《时寒冰说:欧债真相警示中国》中对美元的判断做了调整,即把美元的强势时间向后延长到了2022年。

这并非方向性的调整。

上次美国走出历史最高点的时候,欧元还没有问世,而这次当美元走出波澜壮阔的走势时,欧元至少也是遍体鳞伤。

[3]张国成.黄金的前世今生[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3-04-30.[4]比伦特·格卡伊,达雷尔·惠特曼.战后国际金融体系演变三个阶段和全球经济危机[j].国外理论动态,2011(1).[5]石油危机.人民日报海外版[n].2000-10-13.[6]比伦特·格卡伊,达雷尔·惠特曼.战后国际金融体系演变三个阶段和全球经济危机[j].国外理论动态,2011(1).[7]mahmoud a. el-gamal, amy myers jaffe.oil, dollars, debt, and crises:the global curse of black gold[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9.[8]林伯强,黄光晓.能源金融[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