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399页
作者:巴斯光年vv 时间:2020-08-23 11:39 浏览(390)
在与宋联合作战的过程中,蒙古对宋的虚弱有了更深入的洞察,于是,便发动了灭宋的战争。[30]这次的蒙古军队更为强大,南宋想偏安一隅的梦都做不成了。1276年,南宋灭亡。南宋并非没有人看到这种结局,只是南宋对金的仇恨太深,理智的声音已经无人听取。南宋大臣乔行简就说:“强鞑渐兴,其势已足以灭金。昔吾之仇也,今吾之蔽也。古人唇亡齿寒之辙可覆,宜姑与币,使得拒鞑。”乔行简的意思是说,在蒙古势力兴起的形势下,

在与宋联合作战的过程中,蒙古对宋的虚弱有了更深入的洞察,于是,便发动了灭宋的战争。

[30]这次的蒙古军队更为强大,南宋想偏安一隅的梦都做不成了。

1276年,南宋灭亡。

南宋并非没有人看到这种结局,只是南宋对金的仇恨太深,理智的声音已经无人听取。

南宋大臣乔行简就说:“强鞑渐兴,其势已足以灭金。

昔吾之仇也,今吾之蔽也。

古人唇亡齿寒之辙可覆,宜姑与币,使得拒鞑。

”乔行简的意思是说,在蒙古势力兴起的形势下,金已经由过去的仇敌转变成了今天的缓冲国。

只要金能够抵御蒙古人的进攻,南宋继续向金输纳岁币也是未尝不可的。

蒙古势力很强,已经具备了灭亡金朝的能力,等到蒙古灭金朝之后,与宋为邻,对宋并非好事。

如果不与金朝绝交,继续输纳岁币,则有利于金人抗蒙。

这样,南宋也有机会舒缓时间,组织力量,对抗蒙古人的南下。

乔行简的看法是理性的。

但是,这个民族血液中流淌着的受害者的心理,太根深蒂固,以至于人们无法穿越智慧前面横亘着的情绪的高墙,而是将思维局限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对于试图一雪百年之耻的宋人而言,乔行简的看法无法接受,对于眼看金要亡仍继续屈辱地供给岁币的观点,更是非常愤怒。

太学诸生黄自然等人甚至请求朝廷“斩(乔)行简以谢天下”。

宋停止缴纳岁币,金国财政窘迫,金遂发动对宋战争以掠取财务,解决财政危机[31],结果,导致宋、金仇恨更深。

最终,南宋联蒙灭金,“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里”,而后惹火烧身,自己也被蒙古灭掉,重蹈覆辙。

值得一提的是,从撕毁“澶渊之盟”一直到后来的抗蒙过程中,宋朝多次背信弃义,激怒对手。

比如,1259年,在蒙古攻打宋的过程中,南宋抗击蒙军的最高长官贾似道一再向蒙古秘密乞和,提出“北兵若旋师,愿割江为界,且岁奉银两、绢匹各二十万”的条件。

这时,大汗蒙哥死亡,忽必烈的军队急于返回漠北争夺汗位,得到贾似道的议和条件后撤军,贾似道却在忽必烈撤兵时,背信弃义,袭击蒙古军队。

忽必烈后来大举南伐,坚决不接受纳贡议和,直接以占领南宋为目标。

[32]1279年,宋末帝赵昺被大臣陆秀夫背着跳海而死,南宋灭亡。

回顾历史,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在美、俄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中国与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宜走得太近——与任何一国走得太近都会被另一方视为对手,而应该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样,二者都将把中国视为潜在的可以争取的朋友,二者都将有求于中国,中国就可以在这种平衡中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就当下而言,依然如此——因为俄罗斯奉行的一直是实用主义的对外战略和政策。

每个后苏联时代的领导人,起初都是作为亲西方的政治家走进克里姆林宫的,都曾对美国和西欧表现出热爱。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这种感情就淡化了。

叶利钦和普京,后来都采取了激烈的反西方的立场。

美国和欧洲的政治家的观点同样也经历了类似的演变:他们对新上任的俄罗斯总统总是抱有好感,到总统执政末期就变成了冲突。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