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996页
作者:仙人球 时间:2020-08-24 16:45 浏览(502)
[37]内塔尼亚胡也表示,就算签订了协议,以色列还是会打击伊朗的核设施。而奥巴马政府则认为,以色列的打击会撕裂对伊朗施加压力的全球联盟。[38]美以之间的裂痕已经显现。以色列官员认为,以色列与美国的关系正在“弱化”,“以色列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需要摆脱“单向”的外交政策,转而与一系列不同的国家修好关系。共同的敌人伊朗,促使以色列与沙特及其他海湾国家走得更近。同时,以色列重新加强与世界

[37]内塔尼亚胡也表示,就算签订了协议,以色列还是会打击伊朗的核设施。

而奥巴马政府则认为,以色列的打击会撕裂对伊朗施加压力的全球联盟。

[38]美以之间的裂痕已经显现。

以色列官员认为,以色列与美国的关系正在“弱化”,“以色列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需要摆脱“单向”的外交政策,转而与一系列不同的国家修好关系。

共同的敌人伊朗,促使以色列与沙特及其他海湾国家走得更近。

同时,以色列重新加强与世界各国的联系。

[39]这种微妙的变化,体现出中东问题的高度敏感性和复杂性。

中东这种原本就很复杂的对立关系,由于大国利益的介入变得更加错综复杂,而未来的大危机将把这一切矛盾都裸露出来,演变成大灾难、大悲剧。

导致中东动荡的第二大因素是宗教矛盾(也包含着国与国之间的冲突)。

中东地区的人们主要信仰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

但是,在这一地区,不同宗教之间矛盾远不及同一宗教内不同派别之间的矛盾尖锐。

比如,伊斯兰教逊尼派与什叶派穆斯林之间的矛盾。

中东地区的大部分国家是以逊尼派为主体,只有伊朗、伊拉克和巴林(执政者为逊尼派)是什叶派穆斯林人数占多数的国家。

其中,伊拉克是什叶派的发源地。

历史上,逊尼派和什叶派曾经发生过三次大规模战争。

[40]伊朗的前身是历史上曾称霸中东的波斯帝国,直到1935年3月才改国名为伊朗。

伊朗认为,无论从历史、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来看,它都有成为地区强国的资本。

巧的是,沙特的想法和伊朗是一模一样的。

沙特是逊尼派穆斯林掌权的国家,对于伊朗向外输出“伊斯兰革命”的做法记忆犹新,视伊朗为其成为地区大国的最大障碍和威胁。

因此,沙特力主对伊朗支持的叙利亚动武,并希望借助美国的力量,摧毁伊朗什叶派穆斯林掌控的政权。

沙特一直视伊朗为宿敌,水火不容。

而且,双方都不可能妥协。

按照韦伯的理论,一旦妥协,就可能威胁到一国的权力基础,导致其既定统治秩序的稳定性和有效性遭到破坏,宗教在中东就是合法性统治的基础。

[41]沙特认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屠杀占本国人口多数的逊尼派民众。

[42]因此,在叙利亚内战中,沙特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和资金支持,一些沙特人前往叙利亚,目的是推翻巴沙尔政权和他的庇护者伊朗。

因为,沙特人担心,一旦什叶派穆斯林控制了叙利亚,就会对沙特构成威胁,而去叙利亚参战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