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存款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477页
作者: 时间:2020-08-24 13:41 浏览(150)
民众不敢消费,政府便加大投资力度拉经济,而投资就需要加大货币投放和从股市筹资的力度。无论是超发货币,还是股市下跌,都会稀释民众的购买力,导致消费进一步低迷。政府加大投资又会导致经济结构畸形,使得经济缺乏可持续性,也使得民众的收入及收入预期缺乏稳定性和可持续性,这导致民众的储蓄偏好增加,消费进一步低迷。政府加大投资还会造成对社会保障投入的不足,由此导致的缺口让民众不得不去市场购买,进一步削弱了民众的

民众不敢消费,政府便加大投资力度拉经济,而投资就需要加大货币投放和从股市筹资的力度。

无论是超发货币,还是股市下跌,都会稀释民众的购买力,导致消费进一步低迷。

政府加大投资又会导致经济结构畸形,使得经济缺乏可持续性,也使得民众的收入及收入预期缺乏稳定性和可持续性,这导致民众的储蓄偏好增加,消费进一步低迷。

政府加大投资还会造成对社会保障投入的不足,由此导致的缺口让民众不得不去市场购买,进一步削弱了民众的购买力,加大了民众对未来的忧虑,使得民众更有动力通过增加储蓄来应对。

那么,解开这个死结的唯一方式是:大幅度减税,提高民众的收入水平。

同时,政府大幅度削减投资项目,尤其那些与民生没有关系的烧钱严重的形象工程,把宝贵的资金用到社会保障中去,这样既能增加民众的收入,又能消除民众的忧虑。

民众的消费意愿就会大大提高,而消费又会消化企业库存、刺激生产、增加就业和财富的创造能力,从而使经济步入良性循环发展的轨道。

但是这样做必然要经历一个阵痛期:中国缺少由社会保障等构筑起来的缓冲期,这使得改革必然承受痛苦。

尽管只要渡过这段痛苦的日子,一切都会重新发展起来,而且更稳健、更优质、更有力量和希望,但缓冲期的缺位使得决策者很难冒这样的风险。

放下笔者的这种假设暂且不提,让我们重新回到现实当中去。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中国庞大的储蓄支撑了政府主导的投资。

因为从长期来看,一国资本存量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国国民储蓄(包括居民储蓄和政府储蓄)。

当一国储蓄较多时,其资本存量就会迅速增加,从而使潜在的产出能力迅速提高。

[48]正因为庞大储蓄的存在,一方面,使得银行可以拿这部分储蓄去放贷,为大规模投资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使得货币的超发获得支撑——储蓄的存在使得货币当局至少在短期内不用担心民众因财富被稀释而失去生活的保障。

但危险也恰在于此。

首先,储蓄中的相当一部分只是体现为一种“账面价值”的增加(比如房屋已有资产价格的上涨),而非经济生产率提高的结果,这些储蓄并非真实财富的投射,而包含着泡沫的成分。

萨缪尔森与诺德豪斯专门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如果人们想卖房子,就会导致价格下跌,结果是大家都无法将账面的财富转为真实的财富。

[49]其次,从企业的层面来看,居民储蓄大量转化为投资会导致这样一个结果:居民是最大的储蓄者,是银行最大的债权人;银行是企业最大的债权人;企业是最大的投资者和债务人。

我们把企业→银行→居民序列称为“链式债务”(反之,把居民→银行→企业序列称为“链式债权”)。

在“链式债务”中,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高负债并不可怕(并不必然带来银行贷款的直接风险和居民储蓄的间接风险的增大),可怕的是企业高负债下经营的低效、无效甚至负效——在这种情况下,相当多的国有企业便坐吃资产、吃贷款,实质上是在吃居民个人的储蓄存款。

不难想象,在发生债务危机的情况下,自身靠负债经营的各商业银行势必把企业破产的直接风险递延到居民个人头上。

随着居民储蓄潜在风险的增大,可以毫不夸张地讲,“链式债务”矛盾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它有可能演化为社会政治问题。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