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商业评论精选集 第176页
作者:厉晓玲 时间:2020-08-23 09:52 浏览(64)
改变行为模式拉姆拉安:我们讨论了有效沟通、帮助人们取得联系、加强意识、抉择能力等问题。两位能否为我们举一些例子,说明如何将这些信息有效地传达给他人?帕瓦:我举两个例子。我的一位病人临终之前,家属就是否应该挽救她这一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每个人都是怒气冲冲。我对他们说,病人真正需要的是尊严和快乐,顿时就将这些家属的私心打消了。再举一个企业的例子。我的一位客户以前是军事指挥官,属于命令与支配型的领导。但是

改变行为模式拉姆拉安:我们讨论了有效沟通、帮助人们取得联系、加强意识、抉择能力等问题。

两位能否为我们举一些例子,说明如何将这些信息有效地传达给他人?帕瓦:我举两个例子。

我的一位病人临终之前,家属就是否应该挽救她这一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每个人都是怒气冲冲。

我对他们说,病人真正需要的是尊严和快乐,顿时就将这些家属的私心打消了。

再举一个企业的例子。

我的一位客户以前是军事指挥官,属于命令与支配型的领导。

但是,他的下属是一群年轻人,双方的期望值有着天壤之别,为此他深感苦恼。

我和他一起做了很多练习。

我让他设想一个情形,然后观察他的反应——“假设这个人告诉你一件事,你是不是感觉手心出汗、心跳加速?”然后我们打断原来的思路,做一些呼吸运动。

一段时间后,他就能够将这种方法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也就是打断原来的思路和行为模式。

我对他进行了一次试验,让他和一位曾经被他疏远的人沟通。

在整个沟通过程中,他都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他成功地改变了自己,这让我感到很惊讶。

当人们能够顺利完成高难度的沟通工作,尔后在工作上齐心协力,你会觉得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拉姆拉安:能否详细说明一下人们应该如何打破一种行为模式?帕苏利:有些人比较有自知之明,但缺乏对一些基本行为的了解。

自知之明的培养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而是一项长期的修炼,往往需要一生的时间。

不过,你可以一边培养自知之明,一边学习一些基本行为。

我以运动心理学为例来加以说明。

假如老虎·伍兹某天在场上有几杆挥得不好,当天晚上他一定会回到场上练习挥杆,直到找到正确的挥杆姿势。

因为他知道应该让肌肉记住这个姿势。

这样,当他第二天回到球场上,肌肉就会按照昨天的正确的方式来挥杆。

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可以借另外一种行为来转变原来的行为,也就是说,换一种行为方式,并不断反复以强化这种行为。

这类似于心理学上的行为疗法。

也就是让人们有意识地中断过去20年中大脑默认的行为模式。

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人们可以控制这个过程。

拉姆拉安:您刚刚说到领导人有不安全感。

帕苏利:在过去五年的研究中,我发现在企业中,有一种情感始终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那就是“恐惧”。

恐惧在公司里无处不在且根深蒂固,高层管理人员的恐惧更重。

一旦“恐惧”在公司扎了根,就会滋生其他一些情感。

拉姆拉安:为什么是“恐惧”,而不是商业战略的风险或者是失败?帕苏利:这里的恐惧,并不是指担心自己能否成功,而是担心自己不被接纳,担心自己遭到排斥,或是不能获得充分的信息。

恐惧是一个信号。

我们应该顺着这个信号发现问题的所在。

这可能会影响到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个人适应了某种特定的状态,害怕任何变化。

恐惧往往是因为缺乏自信而产生的。

我优秀吗?一些人即便已经处在高级管理层,依然怀疑自己是否优秀。

情绪也会导致恶性循环,牵一发而动全身。

绝大多数人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首先要意识到恐惧的存在,但不能被它击倒。

当恐惧演变成一种病态的压力反应,就随时可能在任何事情上爆发,令人生畏。

当人处在深深的恐惧中时,大脑前额叶皮层就失去了调节作用。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最好采用行为心理学方法进行治疗。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