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商业评论精选集 第166页
作者:恋花蝶 时间:2020-08-24 12:14 浏览(230)
那些不产生自恋领导者的公司问:所有公司都以这种方式培育自恋领导者吗? 弗里斯:不是,有些公司是以我称之为“真实重要”(authentizotic)的方式吸引人们工作的。这些组织培养了三大价值观。首先是意义感:人们觉得自己做了许多工作。例如,丹麦制药商诺和诺德公司(Novo Nordisk)主要开展胰岛素业务,在这家公司,人们不可能会罢工,因为他们知道罢工会对客户意味着什么。另一个例子是澳大利亚国民

那些不产生自恋领导者的公司问:所有公司都以这种方式培育自恋领导者吗? 弗里斯:不是,有些公司是以我称之为“真实重要”(authentizotic)的方式吸引人们工作的。

这些组织培养了三大价值观。

首先是意义感:人们觉得自己做了许多工作。

例如,丹麦制药商诺和诺德公司(novo nordisk)主要开展胰岛素业务,在这家公司,人们不可能会罢工,因为他们知道罢工会对客户意味着什么。

另一个例子是澳大利亚国民银行,这本来是一家农民银行,很少有农民在最近的金融危机中破产,他们着眼的是长期利益。

 其次是一种归属感。

以戈尔公司(w. l. gore)为例,这可能是美国最具创意的公司之一。

集体归属感在这家公司是非常重要的。

理查德·布兰森的维珍集团也采用了同样的方式。

他下了不少功夫来营造一个大家庭的感觉。

最后就是对工作本身的兴趣和热情。

问:对于正在努力实现更多“真实重要”行为的领导者,你还有什么建议? 弗里斯:一个人总是会有点自恋,但他可以更加意识到这种行为的结果。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匹野马,但我觉得大象是一个更好的比喻。

大象行动迟钝,但非常执著。

我们可以尝试一点点地推动大象。

我还建议,当管理人员成为城堡里的国王或王后,必须创造一种环境,容许人民对权威合理地不尊重。

我们不需要像沙伊斯科普夫中尉那样的领导人。

一些出色的管理者会选择“明智的傻瓜”为他们工作——如莎士比亚笔下的李尔王。

他们以开玩笑的方式提出严肃的问题。

当我去俄罗斯和一些高层管理人士一起工作之时,就经常扮演“明智的傻瓜”的角色。

我可以走在雪地里探讨生命的意义。

当正确的时机来到之时,我的话会让对方陷入思考。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