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 中欧商业评论精选集 第564页
作者:田伟健 时间:2020-08-23 17:45 浏览(703)
从“彗星”的坠落不难看出,创新有着多重风险,它需要时间、资金、设备、人力资源,还要面临同行的竞争和各种意外因素。其中任何一环的缺失都可能导致全盘皆输。总的来说,商业创新的冲浪之旅中有三个最大的危险漩涡。投入超预期 在互联网经济时代,商业创新已不再像爱迪生、福特年代那样,靠一个天才或一群工程师在实验室拼命苦干就会开花结果。创新往往意味着多个产业环节的合作,投入常常超过预期。“波音747”飞机有600

从“彗星”的坠落不难看出,创新有着多重风险,它需要时间、资金、设备、人力资源,还要面临同行的竞争和各种意外因素。

其中任何一环的缺失都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总的来说,商业创新的冲浪之旅中有三个最大的危险漩涡。

投入超预期 在互联网经济时代,商业创新已不再像爱迪生、福特年代那样,靠一个天才或一群工程师在实验室拼命苦干就会开花结果。

创新往往意味着多个产业环节的合作,投入常常超过预期。

“波音747”飞机有600万个部件,每个螺丝都至关重要,一开始的研发预算不可能考虑到每个细节,更不可能考虑到研发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每一个变化。

波音当年就不断融资贷款,在最后关键期常常面临资金断链,公司求遍所有银行提供贷款以弥补财务上的巨额亏损,如果当时波音不能贷到足够的钱款就会立刻破产。

类似的,2011年,医药巨头罗氏(roche)的新药研发投入超过100亿美元,微软研发投入为90亿美元。

但并非所有企业都有能力持续投入创新研发,很多研发项目最终也都是无果而终,投入超过预期是影响创新推进的首要风险。

非主业创新  日本知识创新之父野中郁次郎在看了爱立信等欧洲企业放弃主业(爱立信早年主业为伐木造纸和橡胶业)进入后来称霸全球的电信业的历史后,大发感慨,因为这背后的创新风险非常大。

确如野中郁次郎所说:当一个组织的创新方向并非主业,其背后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一旦创新进程受阻,不仅在公司内部会有巨大的舆论压力,如果得不到最高决策者的鼎力支持,就很可能会中途下马,并被烙上“败家子”的印记。

实在太想赢  神奇教练博拉·米卢蒂诺维奇(bora milutinovic)在被问及用什么方法带领屡战屡败的中国队冲进世界杯时,他说:“我只是让队员发挥出了平时的训练水平罢了。

过去的比赛,中国队的队员心理压力太大,根本无法享受足球,在赛场上最多只发挥了正常水平的50%。

”米卢的“快乐足球”理论同样可以解释企业创新的第三个漩涡——实在太想赢。

创新本是一件快乐的事,但由于商业创新必须用回报、里程碑以及绩效来考量,甚至像“波音747”项目那样将整个公司的身家都赌在上面,很多创新项目的参与者根本无法也无暇感受创新的乐趣,反而发挥不出水平,自己也成了创新无法推进的重大危险源。

彗星 中欧商业评论精选集 第564页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