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商业评论精选集 第191页
作者:宝宝 时间:2020-08-24 11:13 浏览(328)
第二点,这些举措直接与现金流挂钩。所有商业其实都与现金流有关。西南航空的举措是与公司早期的状况分不开的。当时公司只有3架飞机,没有足够的现金购买第四架。因此,不得不用3架飞机承担本应由4架飞机承担的运输量。要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飞机的周转速度,这就是“20分钟周转”或者“10分钟周转”模式背后的原因,正是这个原因贯穿着西南航空所有的行动。如果仅仅依葫芦画瓢地照着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巨大

第二点,这些举措直接与现金流挂钩。

所有商业其实都与现金流有关。

西南航空的举措是与公司早期的状况分不开的。

当时公司只有3架飞机,没有足够的现金购买第四架。

因此,不得不用3架飞机承担本应由4架飞机承担的运输量。

要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飞机的周转速度,这就是“20分钟周转”或者“10分钟周转”模式背后的原因,正是这个原因贯穿着西南航空所有的行动。

如果仅仅依葫芦画瓢地照着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巨大的威胁也就降临了。

在讲大局时,德鲁克喜欢引用美国建国的例子。

美国制定了自己的《宪法》,也认识到这部神圣文件的必要性,因而又赋予了这部《宪法》完善的修订机制。

《宪法》的规定相当细致具体,但它可以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演变。

在新的条件下,可以对《宪法》进行修订,保持其时代性和活力。

如果你本末倒置,认为1787年修订的《宪法》是神圣的,非得坚持那个版本,会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

同样的道理,如果你专注于寻求采取某项措施的原因,就会思考为什么要那么做。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之所以仍旧坚持某些措施,是因为它们仍然有效,并且我们也理解采取这些措施的原因。

毅:让我们再谈谈亚洲,北美企业的管理者能够从亚洲公司学到哪些经验?柯:对这个问题,我可以给出两个回答。

第一个回答是,鉴于亚洲的环境可能有所不同,在没有经过缜密的研究之前,我没有发言权。

所以我的答案就是不知道。

很多学生都发现亚洲的许多管理理念很有帮助,但对日本或中国公司进行的研究可能是不同的。

第二个回答是,我们可以从世界各地学习、借鉴经验。

我想起在《巨人为何衰败》中描述的一个故事:有一次,一位巴西人拜访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向他请教开办折扣零售店的秘诀。

沃尔顿不仅倾囊相授,甚至亲自去巴西进行实地考察。

他亲手丈量走道之类的宽度,却被以游荡罪关进监狱。

后来他的朋友赶去将他救了出来。

这完全是一场误会。

但事后,他仍旧亲自站在收银机后面测量各项数据。

他希望从巴西人那里学到一切可能有助益的东西。

我想,如果你问山姆·沃尔顿:“你觉得能不能向世界其他任何地方、任何人学到同样的东西?”他可能会这样回答:“他们会问我多少问题?”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