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控制权 中欧经典案例集 第812页
作者:罗威妮 时间:2020-08-23 17:42 浏览(767)
难当重任的独立董事  郭炳湘退出管理后,在董事会层面对管理层的监督只能依赖倾向支持他的独立董事钟士元。然而现实表明,在管理层主导董事会的背景下,个别独立董事难以担负监督重任。2009年2月初,钟士元辞任新鸿基地产独立董事,传闻他对公司治理报告持保留态度。然而这一报告依然在新鸿基地产董事会获得通过,这表明郭炳湘难以借助公司治理中对小股东的保护机制来保证对管理层的监督。信托基金模式难解继任冲突  郭炳

难当重任的独立董事  郭炳湘退出管理后,在董事会层面对管理层的监督只能依赖倾向支持他的独立董事钟士元。

然而现实表明,在管理层主导董事会的背景下,个别独立董事难以担负监督重任。

2009年2月初,钟士元辞任新鸿基地产独立董事,传闻他对公司治理报告持保留态度。

然而这一报告依然在新鸿基地产董事会获得通过,这表明郭炳湘难以借助公司治理中对小股东的保护机制来保证对管理层的监督。

信托基金模式难解继任冲突  郭炳湘在退任非执行董事后极力主张家族退出管理,削弱管理层对董事会的影响力,公开呼吁成立家族层面的监督机构——家族委员会。

而新鸿基地产发言人则否定了郭炳湘完善治理的建议,指出公司的治理结构一切合规,家族介入治理不符合现代公司治理的规则。

当在任者已强化对公司的控制之后,要建立内部正式治理结构要比代际传承之初建立困难得多。

回过头来说,股权分散虽不利于稳定控制权,却也给解决家族内部代理问题提供了最终解决路径—家族股东可以售股退出。

然而在剩余控制权集中配置后,家族成员这一退出机制却被阻塞了。

由于出现内部代理问题难以有效治理,又缺少退出机制,失去控制权的家族成员就只能忍受掌握控制权的家族成员盘剥,由此引发家族继承人之间更为激烈的继任冲突。

可见,家族信托基金的模式并不能消除家族企业的继任冲突,而是将冲突提前到继任者领导地位确立之前(图2)。

企业控制权 中欧经典案例集 第812页

相关专题